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先锋时刻]邵勇的诗(6首)
作者:佚名

《诗歌月刊》 2006年 第09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被少女梦见的狮子
       
       夜晚来了
       松弛下来的乳房多么清凉
       仿佛进入陌生的国度
       我洗净金黄的鬃毛,甩干水迹
       在合欢树下的落叶中摊开四肢
       我睡着了,胃里的母鹿还在挣扎
       
       不想说的话
       
       月亮照着:不想说的话
       脱口而出
       只有一次,我撞见
       夜间出诊的兽医
       他宽大的袍子裹着
       两个人的身体
       他们抱在一起,走到篱笆那边
       的动物世界里
       
       面对克隆的羊群,他说自己
       只是兽性尚未泯灭的
       一个人,他说,我觉得真实
       是的,月亮始终要求完美
       我吓得不敢回去
       
       春光颂
       
       几天以前,
       他翻开一本画册,
       随手签下忘却的名字,
       然后,他在这里长久地发呆。
       春天来了,能够描述的风景,
       从这一页到下一页,
       他把自己全部投入进去。
       那油菜花、迎春花、恶之花尚在天地间,
       让浪荡者迷失,
       爱人,尚在人世,
       我们不必斥骂他衰老、邋遢,
       像个疯子苦熬这无数的白天和黑夜。
        安魂曲
       
       海风想我们,
       鲨鱼也想我们。
       风中,浪涛曾经轰响,
       它的愤怒埋葬之时,
       你的口琴唤起了海在夜晚的苏醒;
       鲨鱼想念我们,因为
       我们在它的水域哭喊、做爱,
       当它游近,生命危急之时,
       我们迅速离开,永远分开。
       雾非雾
       
       睡觉徒增梦想,
       却无助于平息悲伤。
       有人推开门,披星戴月,进入现实,
       你对着电视,练习瑜珈,
       有时闭眼屏住呼吸像具死尸,
       有时搔首弄姿,模仿孔雀开屏。
       她们说,让意念在小腹周围游离,
       她们是女的,你是男的,
       多余的肉结实而干燥,
       火焰,常从那里升腾。
       而烟雾不消逝,人们在
       草坪上和小树林里的运动就不会停止。
       
       帮助我们
       
       你和我需要帮助时才发现:
       酒店里的服务员,被孤立了,
       她挪动花瓶和茶壶,
       挪动椅子、垃圾桶,
       她在大厅里一刻不停地挪动,
       所有的器具,不可能
       第二次回到同一个位置,
       灯光照着器具,也照着人,
       她是否也怀旧?躲到洗手间抽泣了一会?
       但迅速地
       被浑浊的气味否定。
       她挪动自己,仅仅微笑,
       在喝酒、吃饭、约会的人面前做自己的事。